Archive for 一月, 2015

片刻中的永恆

星期二, 一月 6th, 2015

 

當滿天的白雲
依舊流浪,
無止盡的藍天,
對我訴說著
無止盡的孤寂,
我是那
攀爬在石牆上之 薔薇。

愛人啊!
可別嫌我有了刺,
這一根根的刺,
都是為了等待妳,
而向這世界
虛張聲勢。

當妳漫步過,
希望妳,
能夠摘個一朵,
放在妳胸前,
也許不能伴妳一生,
但這一刻,
將是我等待的,永恆。

妳說

星期二, 一月 6th, 2015

 

妳說,你像水,
既柔弱又剛強,
但妳可知,
我是破碎的容器,
即使多想抱住妳,
最後皆流走。

妳說,妳像風,
帶著一絲的暖,
和不可數的愜意,
但妳可知,
我薄如紙片,
一吹我便飛走。

妳說,妳像雨,
點點滴滴都帶著妳的哀愁,
但妳可知,
我心早已碎裂,
不曉得什麼叫孤寂。

最後,妳像一條河,
蜿蜒崎嶇的流入了海,
但妳可知,
那海不是我的家,
最終妳會投入誰的懷抱?

星期日, 一月 4th, 2015

 

這月下老人牽的,
當靠近妳時,
妳卻揮揮手,
表示瀟灑。
拍走的,
是我碎裂的心啊!

當妳像那
隨風飄的風箏,
飄過了那
滿是相思木之山頭,
我妄想當
那條緊繫著妳的,
但狂風一吹,
我便斷了,
誰知最後妳落入的院子
是誰家?

當妳我距離,
是一次方函數,
而微分一次後
大於零。
我想這也許
就是,
我們
最後的結局…

相見恨晚

星期六, 一月 3rd, 2015

 

小船飛似的入海,
妳就像,
那揚起的帆。
是誰吹拂著,
讓妳漸行漸遠?

當皓月當空,
我曾以為,
那廣寒宮中有妳。
但豈知,
妳早與
那伐木者相許一生。

當滿山的茶花不開
─我已等待許久─
誰知那摘花的
不是我,
可憐了
那洗不淨的愛戀。

那山頂上的墳

星期五, 一月 2nd, 2015

 

寂靜的,
一座山崖 走過,
這時間是停不下的。
忘不了 妳那甜美的笑容,
如 那滿山的杜鵑。

而思慕的心,
皎潔的明月為證,
當妳無視的離去,
隨即炸裂!
染紅了 這黑色的夜,

戀人啊!
妳可見到那峰頂上的墳?
當我將自己埋葬,
在此已等了千年,
已剩白骨。

當妳一次次的經過,
空洞的眼 望著妳,
只求妳在我的墳上,
放上一朵黃色的玫瑰。

giuseppe zanotti pas cher giuseppe zanotti en ligne chaussures giuseppe zanotti pas cher giuseppe zanotti giuseppe zanotti sneakers giuseppe zanotti homme giuseppe zanotti paris chaussure giuseppe zanotti nike air max air max pas cher air max 1 nike tn tn requin nike tn pas cher tn requin pas cher tn requin nike requin nike tn pas cher tn requin pas cher tn pas cher nike france moncler moncler outlet moncler outlet online moncler piumini piumino moncler moncler moncler outlet piumino moncler moncler uomo
Nike Roshe Run France
Moncler Jackets
Adidas Yeezy Boost 350
Nike Air Max 2015
Cheap Beats By Dre
Nike LeBron James Shoes
Christian Louboutin Shoes
Air Max
adidas springblade
Cheap Nike Flyknit Air Max
buy nike air max thea pink
Adidas Neo Men's shoes
Zapatos Lebron James Talla 13
Nike Roshe Run Shoes
Asics Gel Lyte V
Cheap Adidas Yeezy 350 boost Oxford Tan
Nike Air Flyknit Max
Nike Air Force 1 Ones
ugg boots sale
UGG Boots on Sale